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滇池生态
滇池流域“五采区”11年复绿逾万亩
发布时间:2018-08-20 10:03
信息来源:昆明日报>> 2018年8月20日 >> A03


  初秋时节,昆明高铁南站背后的白龙潭山上,一株株华山松、滇油杉、雪松经过一整个雨季充足雨水的浇灌后,一片绿意盎然。

  就在两年前,作为呈贡最具喀斯特地貌类型的石漠化荒山之一,白龙潭山的石漠化程度界于中、重度之间,生态环境极为脆弱。除了“先天”原因,白龙潭山在过去还是一个采石区,大量的开山采石更加剧了这一区域的生态破坏。

  为了能在石头山上种树、种活树,相关部门想了种种办法:采取层层填土退台的方式恢复林业生产条件、选用乡土树种滇朴、滇油杉等,喷灌管网也已经安装就绪,保障树木在这片石漠化土地上的成活率……

  白龙潭山这片面积达108亩的面山“涅槃记”,仅仅是过去11年来昆明恢复山水之美、争当“生态文明排头兵”,加强滇池流域及其他重点区域的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工作,治理采石、采矿、采土、采砂、砖瓦窑等破坏城市面山景观行为的一个缩影。

  严治理  

  昆明重点督办为“五采区”复绿

  深厚的历史积淀,秀美的山水风光,身在昆明才会真切地感受到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绿色发展与现代时尚并驾齐驱的内涵所在。

  然而,昆明也曾因为采石、采砂、采矿、取土及砖瓦窑采区严重破坏生态环境及城市整体景观,影响城市的综合竞争力。

  昆明当如何治理城市“创伤”?

  昆明滇池流域“五采区”生态修复工作始于2007年。2007年至2011年间,共有99个“五采区(点)”实施了植被修复,面积达9412亩。在逐步修复治理中,滇池流域面山范围内的344个采点经过全面盘点后,按照植被修复项目连片规划管理的原则整合为了33个采区,实施植被修复及郊野森林公园建设,并由市委、市政府重点督查督办推进。

  但现实情况是, “五采区”因长期的历史原因形成,点多面广,情况复杂,修复难度很大,并且成本高,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为此,从2009年开始,结合当时的发展状况和条件,市委、市政府经多次专题研究和部署,先后出台《关于滇池面山流域面山植被修复暨郊野公园建设的实施意见》《昆明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滇池流域及其他重点区域禁采区范围内关停的挖砂采石取土矿山生态环境保护与治理工作的通知》等系列规范文件。

  2013年初,昆明出台《关于对滇池流域面山“五采区”重点区域植被修复工作的指导意见》,将33个“五采区”植被修复片区分为片区开发、捆绑开发、纯植被修复和不再采用植被修复4种类型,进行立项督办。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滇池流域33个“五采区”植被修复已完成11435亩,占计划修复面积11382亩的100.4%,其中:19个纯植被修复治理的采区共完成植被修复4093亩,6个采取市场化方式以郊野森林公园建设进行植被修复的采区共完成植被修复7324亩,7个采区列入片区开发,五华区海源寺采区自然恢复,维持现状。

  不仅如此,2017年,市委、市政府决定在2007年关停工作的基础上,在滇池流域范围内开展关停整治和生态修复为主要内容的生态治理行动,全面关停采区内所有采石采砂采矿点,并对采空区及水土流失、破碎山体等区域进行全面治理修复。截至今年7月底,滇池流域及西山重点保护区范围内72个关停矿山已完成修复治理面积942.74亩,占年度计划修复治理面积的30.72%。

  破难题

  引来社会资本 采石场变足球公园

  修复治理成本高、部分属地政府财政资金缺口大,是昆明进行滇池流域“五采区”矿山关停及植被恢复工作的首要“拦路虎”。

  为此,昆明探索出一套实现多赢的“绿色疗法”,陆续出台了多个治理意见,要求涉及“五采区”整治的各相关政府主导规划,通过市场化运作引导企业积极参与,并对辖区内“五采区”进行确权,以保障企业利益。

  来到石盆寺“五采区”,眼前的景象已很难让人再联想到这里曾是昆明主城区西部最大的石料采区之一,四周的山坡换绿装,山脚一块“颜值担当”的高品质绿茵场好似一块绿翡翠。据介绍,这一片区域原来都是石盆寺“五采区”,2008年被关停后就被市委、市政府列为滇池流域及其他重点区域33个“五采区”植被修复片区(点)之一,采取市场化方式以郊野森林公园建设配套进行植被修复。

  事实上,在昆明,像石盆寺采区这样采用市场化方式进行植被修复的采区共有6个。目前,共完成植被修复7324亩。

  2011年6月,在完成了该片区项目建设的许可性研究和立项后,7月通过招投标确定了昆明望景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作为项目社会投资人,负责采区植被修复暨郊野森林公园建设。2012年11月,市规委会审议通过了该公园修建性详细规划,公园规划面积达2355亩。其中,采区面积1995亩,需植被修复面积1695亩,将计划投资15778万元。

  目前,采区范围内工程治理和植被修复工作已全面完成,143.172亩适度开发建设用地手续已获得省、市批准。现已引入上海科化足球训练发展有限公司建设以足球为主题的运动休闲公园。根据规划,足球训练基地项目一期包括1座可以容纳10000人的专业足球场、2块天然草的标准足球场、1块国际认证专业级人工草灯光足球场及相关附属设施等,基地建成后将成为“亚洲顶级的足球训练基地”。

  现场,在运动休闲公园已建成的标准足球场旁边,几台大型机械还在继续作业平整着场地,未来,一个高品质、规模化的球场将提供给广大足球爱好者和专业运动员。

  新思路

  合法矿山“边开采边治理”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2017年2月,滇池流域范围内仍有70个合法持证矿山,这其中,就包括云南磷化集团的昆阳磷矿。

  从云南磷化集团昆阳磷矿往山上走去,一路上都是金黄色的向日葵和五彩的格桑花,沿途郁郁葱葱。从山顶往下俯瞰,层层叠叠的绿树覆盖了整个矿区,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满目疮痍的“五采区”。

  作为晋宁区最大的矿区,加快植被恢复,保护好滇池,成为云南磷化集团的责任与义务。按照“矿山开采到哪里,复垦植被就跟进到哪里,恢复生态,不留遗憾”的工作方针,从2005年开始,昆阳磷矿就开始进行植被恢复工作。截至目前,昆阳磷矿一采区已停采回填200万立方米,二采区以东已停采回填50万立方米,矿区已经恢复植被1.9万亩。

  “我们还将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做好磷矿开发开采,全力建设绿色矿山。”昆阳磷矿矿长杜长东介绍,随着对昆阳磷矿植被恢复力度的加大,原来的矿山上还种植了22000株樱花,同时搭建了观景台,修建了游玩设施,为以后矿区发展休闲、运动旅游打下了基础,更将促进云南磷化集团的转型升级。

  “五采区”变“五彩区”,不仅在于植被的修复,更要在关停矿山方面下功夫。晋宁区滇池流域面积758平方公里,占全市滇池流域总面积的1/4,范围内需关停矿山60个,占全市滇池流域矿山关停总数的86%。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晋宁区滇池流域范围内涉及的48个区级发证砂石料矿山和省级发证的4个铁矿已完成关停任务,并于2018年1月12日通过市级部门验收。

  难点

  修复治理成本高

  后续巩固维系难

  晋宁的宝峰大春河砂石料场在2017年关停,并开展了植被恢复治理,如今裸露的土壤已经披上“绿装”。“像这样矿权人自己投入恢复矿山不是很多,大部分企业治理主动性不强,植被恢复治理工作并不顺利。”昆明市国土局晋宁分局副局长段艳琴说,大部分企业认为矿山恢复治理时间长、投入资金大、治理成本高,难以按要求在时限内完成,对矿山修复生态存有畏难情绪和等待观望现象。

  段艳琴算了一笔账,完成52个矿山的修复治理所需资金约1.1忆元,除矿权人承担治理投入约3400万元外,需晋宁区政府筹措约8100万元。而且完成植被修复后,管养管护成本依旧很高。

  事实上,宝峰大春河砂石料场在植被恢复治理中遇上的难题,是昆明滇池流域“五采区”生态修复工作中遇到的典型难题。

  一方面,项目推进落地难。采取市场化运作,通过郊野森林公园建设等方式进行植被修复的采区,建设用地等配套政策难落实,出现“梗阻”制约项目整体推进。此外,修复治理成本高、后续巩固维系难、采区植被修复的条件还不具备也是昆明在进行滇池流域“五采区”生态修复工作中需要解决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