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昆明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复议决定书(昆环复字〔2018〕1号)——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时间:2018-06-19 11:09
信息来源:昆明市环保局

昆明市环境保护局

行 政 复 议 决 定 书

         昆环复字〔2018〕1号

申请人:昆明东冶化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福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125268607711,地址:昆明市宜良县城东郊。

委托代理人:李福东,华清律师事务所律师;

段云理,昆明东冶化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被申请人:宜良县环境保护局,法定代表人:郭勤良,职务:局长,地址:昆明市宜良县汇东路。

申请人不服宜良县环境保护局2018年1月2日作出的宜环罚字〔2018〕1号行政处罚具体行政行为,于2018年2月27日向本机关提交《行政复议申请书》。经审核后,本机关依法已予受理。现本案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宜环罚字〔2018〕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人称:

1、根据2013年3月21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昆明东冶化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关于协调耀明公司磷石膏原料问题的会议纪要》及《磷石膏使用协议》的相关约定,早在2013年,申请人就已经将位于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的磷石膏堆场移交耀明公司管理,自磷石膏场移交之日起,磷石膏堆场环保等一切责任由耀明公司承担。申请人已按约定将磷石膏堆场移交给耀明公司,由耀明公司管理、使用。2015年12月16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协调解决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磷石膏问题的会议纪要》同意耀明公司将磷石膏堆场全部移交宜良县北古城镇大兴建材经营部管理、使用,由宜良县北古城镇大兴建材经营部负责做好磷石膏堆场的管理,防止污染泄露。磷石膏堆场的管理早已不由申请人负责,被申请人处罚申请人是错误的。

2、磷石膏堆场的磷石膏表面已固结成块,非常坚硬,不存在扬散、流失、渗漏的问题,磷石膏堆场周围的粉尘全部来自于周边的采石场,与磷石膏堆场无关,更与申请人无关。被申请人以“三防措施不到位,存在安全隐患”为由处罚申请人是不成立的。

3、《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罚款限额为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处以十万元罚款,是罚款限额的上限,罚款数额巨大,显失公正。

4、青草塘的磷石膏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2015年12月31日申请人将磷石膏堆场移交宜良县北古城镇大兴建材经营部管理,磷石膏堆场堆存磷石膏给北古城镇大兴建材经营部使用以来,不到两年时间已经使用50万吨左右,现堆存量80-90万吨左右。若按照被申请人处罚措施进行整改及罚款,公司磷石膏没有堆放场地,申请人还需缴纳罚款壹拾万元,并且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对磷石膏堆场进行整改。该处罚直接导致申请人的磷酸车间停产、公司资金链断裂,无异于直接宣告公司倒闭。

申请人的磷酸车间年产3万吨磷酸,按目前磷酸市场价3500元/吨计算,磷酸车间年产值1.05亿元。一旦磷酸车间停产,上游磷酸车间、下游造粒车间被迫只有停产。公司没有生存的希望,企业面临停产倒闭,现有278名在岗职工、180多名农民工面临下岗失业。

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供了以下证据、依据:

1.《行政复议申请书》原件;

2.《行政处罚决定书》(宜环罚字〔2018〕1号)复印件;

3. 2013年3月21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复印件;

4.2013年4月17日《昆明东冶化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关于协调耀明公司磷石膏原料问题的会议纪要》复印件;

5. 2013年4月17日《磷石膏使用协议》复印件;

6.2015年12月16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复印件;

7. 2015年12月31日《磷石膏使用协议书》复印件;

8.《授权委托书》原件;

9.《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复印件;

10.《宜良县环境保护局关于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环保整改工程项目验收意见的批复》复印件;

11.《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磷石膏利用及磷石膏堆场整治情况的图片》。

被申请人称:

1.2017年11月27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磷石膏堆场现场检查时发现,申请人堆场“三防措施”不到位,存在一定的环境安全隐患,其事实如下:位于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的磷石膏堆场系由原宜良磷化厂总厂于1995年初开工建设,1995年9月完成建设并投入使用。2002年原宜良县磷化厂总厂改制成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后,并有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使用至今。截止目前,该堆场的所有磷石膏均系申请人字2002年改制后持续堆场至今而产生的,依申请人陈述堆存但还未处置的磷石膏数量约有90万吨,所采取的污染防治措施仅为“局部采取混凝土硬化措施,周边建设雨水截洪沟”。

另经被申请人现场勘查:该堆场磷石膏堆场已经高出周边环境,所建设的雨水截洪沟已经起不到防流失作用,地表咩有完全可靠的防渗措施、周边无遮挡、顶部不遮蔽。

在行政处罚后,被申请人仍然持续对该堆场进行了环境影响动态监测,《监测报告》显示该堆场对周边水质确有影响。根据宜良县环境监测站2018年1月、2月持续对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东侧下面龙潭水水质的监测数据显示,砷、氟化物、总磷和锰均超过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Ⅲ类标准限值。

申请人堆放磷石膏未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它防止污染环境措施,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防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其进行立案处罚。处罚过程中,严格按照告知、听证等行政处罚程序。

2.被申请人认为,第一、涉案磷石膏堆场属于申请人所有,磷石膏亦是由其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并由其堆放至涉案现场的,对其违法事实也予以认可,被申请人对其进行处罚并无不当。第二、磷石膏系固体废物,应当采取三防措施,申请人所称涉案磷石膏堆场的磷石膏表面已固结成块,非常坚硬,不存在扬散、流失、渗漏的抗辩不符合法律规定,亦与被申请人现场勘察不服,其抗辩不能成立。第三、对申请人罚款10万元,主要是考虑其堆场数量大且堆放的磷石膏含有害物质砷和氟,按照昆明市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未做三防措施超过5000方的磷石膏堆放处罚8万元以上”的有关规定,对申请人罚款10万元。第四,申请人认为对其罚款10万元会导致企业倒闭、职工下岗的理由并非法定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事由,其主张亦不能成立。

被申请人向本机关提供了以下证据、依据:

1.《行政复议答复书》原件;

2.《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调查询问笔录》、《现场勘察照片》复印件;

3.营业执照、授权委托书、身份证明复印件;

4. 2018年1月、2月《检测报告》复印件;

5.《立案审批表》复印件;

6.《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及《送达回执》复印件;

7.《事先告知书》、《事先告知书审批表》、《送达回执》复印件;

8.《行政处罚听证申请书》复印件;

9.《听证通知书》、《送达回执》、《申辩意见》、《听证笔录》复印件;

10.《会议纪要》、《处罚决定书》、《处罚决定书审批表》、《送达回执》复印件;

11.《宜良县环境保护局关于昆明东昇冶化有限责任公司环保整改工程项目验收意见的批复》复印件。

经本机关查明:申请人自2002年企业改制后,生产过程中将产生的磷石膏经处理后运输至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的磷石膏堆场堆放。2017年11月27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磷石膏堆场进行现场检查发现:申请人位于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的磷石膏堆场“三防措施”不到位,存在一定的环境安全隐患。根据《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调查询问笔录》、《现场勘察照片》,2017年11月31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的环境违法行为进行立案,并于2017年12月1日作出《宜良县环境保护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宜环限改字〔2017〕21号)》。2017年12月5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出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宜环罚告字〔2017〕23号)》、《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宜环听告字〔2017〕23号)》,拟对申请人作出如下决定:1.责令申请人立即停止在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堆放磷石膏的违法行为;2.立即对原堆存的磷石膏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3.处罚款人民10万元。2017年12月7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提出听证申请后,被申请人于2017年12月13日发出《宜良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宜环处听通〔2017〕05号)》告知申请人听证相关事项,并2017年12月21日组织了行政处罚听证会,听取了申请人的陈述、申辩,并形成了《行政处罚听证笔录》。被申请人于2017年12月27日召开了关于对申请人环境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审议会议,并形成了会议纪要。2018年1月2日被申请人作出了《宜良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宜环罚字〔2018〕1号)》,对申请人作出了如下决定:1.责令申请人立即停止继续排放固体废物磷石膏到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堆放的违法行为;2.立即对原堆存的磷石膏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3.处罚款人民10万元。

本机关认为:

一、根据2017年11月27日《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现场检查(勘察)笔录》、《宜良县环境监察大队调查询问笔录》,申请人提供的2013年3月21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2015年12月16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2013年4月17日《磷石膏使用协议》、2015年12月31日《磷石膏使用协议书》等证据,可以认定,位于宜良县北古城镇大薛营村委会下河营村小组青草塘的磷石膏堆场属于申请人所有,磷石膏亦是由申请人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并堆放至该堆场。同时,2013年3月21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第四项:“东昇冶化有限公司、宜大化工有限公司要加强对磷石膏堆场的管理,防止污染泄露;耀明公司在运输磷石膏的过程中要强化措施,不得发生二次污染。”已经明确申请人应当加强对磷石膏堆场的管理,防止污染泄露。而申请人出具的2013年4月17日《昆明东冶化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关于协调耀明公司磷石膏原料问题的会议纪要》、《磷石膏使用协议》并未完全履行《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相关要求。另外,2015年12月16日《宜良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会议纪要》第二项及2015年12月31日《磷石膏使用协议书》虽然达成协议将申请人磷石膏堆场及现存磷石膏全部移交大兴建材公司,移交后有大兴建材公司负责堆场的管理及防止污染泄露;但按照“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申请人作为堆场的第一使用主体,倾倒磷石膏的责任主体,环境污染治理的主体责任不应随相关协议而转移,申请人也理应承担相应的环保主体责任。故对申请人处罚对象错误不予支持。

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八十八条 (二):“工业固体废物,是指在工业生产活动中产生的固体废物。”的解释。磷石膏系工业固体废物,申请人作为产生工业固体废物的单位,应当建立、健全污染环境防治责任制度,采取防治工业固体废物污染环境的措施。

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六十八条第二款:“有前款第一项、第八项行为之一的,处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前款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七项行为之一的,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之规定,且考虑到磷石膏数量约有90万吨,数量之巨大,一旦发生突发环境污染及安全事故,后果将不堪设想,理应给予从重处罚。

四、企业作为环境污染防治的责任主体,以企业倒闭、职工下岗为由牺牲环境保生产的发展旧观念需要破除,理应高度重视,并建立相关环境保护制度,落实相关污染防治措施,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依法生产。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根据现场监察记录、调查询问笔录和行政处罚听证会的情况,并综合考虑申请人的环境违法事实、违法程度、整改情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防治法》第六十八条第二款规定,作出的行政处罚认定结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内容适当,程序合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决定:

维持被申请人2018年1月2日作出的宜环罚字〔2018〕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具体行政行为。

申请人对本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本复议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昆明市环境保护局

2018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