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环保新闻
2017这些环保政策和你息息相关
发布时间:2017-12-28 11:02
信息来源:昆明日报>> 2017年12月28日 >> T03


  随着环保立法逐渐规范和完善,2017年环保政策连连出台。“十三五”规划、环保税、垃圾分类、蓝天保卫战、生态保护红线、PPP模式等各项政策不断推进,环保立法领域硕果累累。在2017年颁布的诸多政策中,有很多和我们的生活关系密切,且在云南、昆明已有落地或正在推进。

  法规

  《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

  2月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若干意见》指出,2017年年底前,京津冀区域、长江经济带沿线各省(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2018年年底前,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划定生态保护红线;2020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勘界定标,基本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国土生态空间得到优化和有效保护,生态功能保持稳定,国家生态安全格局更加完善。到2030年,生态保护红线布局进一步优化,生态保护红线制度有效实施,生态功能显著提升,国家生态安全得到全面保障。

  本地

  《云南省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顺利通过国家审核

  11月28日,环境保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北京召开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审核会,对《云南省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方案》(下称《划定方案》)进行了审核。会议审核通过了《划定方案》,并给予充分肯定。

  划定11.84万平方公里,30.90%的生态保护红线充分反映了云南实际,具有鲜明的云南特色,《划定方案》把全省各类生态系统、典型植被、珍稀濒危物种栖息地以及六大水系上游区70%以上的面积全部纳入了生态保护红线范围。会议指出,将对云南进一步优化国土空间,稳定生态功能,巩固生态屏障,维护我国重要的生物多样性宝库、筑牢西南生态安全屏障、支撑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起到重要作用。会议要求根据审核会上国家各部委提出的意见进一步修改后可上报国家批准实施。

  点评: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将生态空间范围内具有特殊重要生态功能的区域加以强制性严格保护,对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推动绿色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是留住绿水青山的战略举措,是提高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有效手段,是实施国土空间用途管制的重大支撑。

  法规

  《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

  3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其中提出,推进生活垃圾分类要遵循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原则,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形成以法治为基础、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的垃圾分类制度。

  本地

  昆明垃圾分类已实施12年

  早在2005年,昆明就出台并实施《昆明市城市垃圾管理办法》,提出垃圾分类。今年以来,又陆续印发了《关于印发昆明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关于切实推进城乡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等文件,推进垃圾分类工作。

  昆明垃圾分类主要分为蓝色可回收物、红色有害垃圾、绿色其他垃圾。蓝色可回收垃圾是指城乡生活垃圾中未污染、适宜回收和再生利用的生活废弃物。红色有害垃圾是指城乡生活垃圾中对人体健康或自然环境造成直接或潜在危害的,含有害物质需要特殊安全处理的。绿色其他垃圾是指除可回收物、有害垃圾之外,未能单独收集的各类城乡生活垃圾。

  点评:垃圾分类是一项典型的社会治理工作,成效高低与进度快慢主要取决于我国社会治理的法治化水平和全民参与的普遍程度。所以,垃圾分类重在全民参与,坚持不懈。

  法规

  《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

  7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在中国人大网公布,并征求意见。草案根据不同类型土地的特点,分设专章规定了农用地和建设用地的土壤污染风险管控和修复。要求落实土壤污染防治的政府责任,建立土壤污染的责任人、防治主要管理、有毒有害物质的防控、风险管控和修复等制度。

  本地

  明年多部门联动监管土壤

  2005年开始,云南省开展首次全省土壤环境质量状况调查与评价,初步掌握了全省土壤污染状况,对土壤污染防治作出全面规划和部署,全面完成重金属污染防治“十二五”考核。2015年,组织开展了土壤环境保护优先区和污染重点治理区划定、土壤污染治理修复技术应用试点等工作;全面启动“土十条”各项重点工作任务,国务院已与省政府签订土壤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省政府已成立土壤污染防治专项小组,初步建立统筹协调工作机制,全省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工作取得阶段性进展,《云南省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规划》《云南省重金属“十三五”规划》即将征求意见,并提出到2018年底前,建立土壤环境信息化管理平台,实现土壤污染防治各部门联动监管,严格管控土壤环境风险。

  点评: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出台,不但填补了我国环境污染防治法律,特别是土壤污染防治法律的空白,进一步完善了环境保护法律体系,更有利于将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以遏制当前土壤环境恶化的趋势,推进生态文明建设。